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

电脑端+手机端+微信端=数据同步管理

免费咨询热线:

动物之间的母爱的作文

  有一只雌性的小白鼠前肢腋根部长了一个豆绿色的硬块,所以被淘汰了下来。医生想了解一些硬块的性质,便把这只小白鼠放入玻璃盒子中,单独饲养。

  过了几天,医生发现那硬块越来越大,足足有拇指大小了。而小白鼠的腹部也鼓了起来。医生一位是肿瘤转移造成腹水的结果。

  又过了几天,医生发现小白鼠什么也不吃,焦躁不安,医生以为它寿数已尽,准备解剖它。正当医生打开手术包时,他被看到的一幕景象惊呆了。小倍数正艰难地转过头,死死地咬住将要夺去它生命的肿块,使劲一扯,皮肤裂开了一道口子,鲜血汩汩流。小白鼠全身颤抖,令人不寒而栗。稍后,他一口一口地吞食肿块。医生被感动了,收起了手术刀,离开了。

  之后的第二天,医生竟然发现在小白鼠的身体下有10只粉红色的小鼠仔,它们正没命地吮吸着身患绝症、骨瘦如柴的母亲的乳汁。小白鼠已经停止了的流血,但吞食了肿块,白骨外漏,惨不忍睹。

  在它生下小鼠仔第21天的早晨,小白鼠安然的死去。最令人震撼的是,小鼠仔的离乳期也正是21天,也就是说今天开始,小白鼠可以独立生活了。

  文章结束了,然而我早已泪流满面。小白鼠对世界的唯一牵挂就是自己的孩子,它为了孩子同病魔抗争,当它对孩子已全然放心时,才肯安然离去。

  2009-11-10展开全部有一次,一位医生作医学实验,用成年小白鼠做某一种药物的毒性试验。

  有一只雌性的小白鼠前肢腋根部长了一个豆绿色的硬块,所以被淘汰了下来。医生想了解一些硬块的性质,便把这只小白鼠放入玻璃盒子中,单独饲养。

  过了几天,医生发现那硬块越来越大,足足有拇指大小了。而小白鼠的腹部也鼓了起来。医生一位是肿瘤转移造成腹水的结果。

  又过了几天,医生发现小白鼠什么也不吃,焦躁不安,医生以为它寿数已尽,准备解剖它。正当医生打开手术包时,他被看到的一幕景象惊呆了。小倍数正艰难地转过头,死死地咬住将要夺去它生命的肿块,使劲一扯,皮肤裂开了一道口子,鲜血汩汩流。小白鼠全身颤抖,令人不寒而栗。稍后,他一口一口地吞食肿块。医生被感动了,收起了手术刀,离开了。

  之后的第二天,医生竟然发现在小白鼠的身体下有10只粉红色的小鼠仔,它们正没命地吮吸着身患绝症、骨瘦如柴的母亲的乳汁。小白鼠已经停止了的流血,但吞食了肿块,白骨外漏,惨不忍睹。

  在它生下小鼠仔第21天的早晨,小白鼠安然的死去。最令人震撼的是,小鼠仔的离乳期也正是21天,也就是说今天开始,小白鼠可以独立生活了。

  文章结束了,然而我早已泪流满面。小白鼠对世界的唯一牵挂就是自己的孩子,它为了孩子同病魔抗争,当它对孩子已全然放心时,才肯安然离去。

  是啊!母爱是人类一个亘古不变的主题人类给了它太多的意义,它沉浸在万物之中,充盈于天地之间,从古到今,哟多少热称赞过它?在人类发展中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,在和谐社会中也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,母爱根更创造奇迹,超越生命!

  在人类社会中,母爱是最普通又是最深沉的。随便你用“伟大”、“崇高”这些形容词来修饰,也总不嫌过份。但是母爱也并不是人类独有的。在动物世界,雌性动物对它的儿女的疼爱和关怀,与人类母爱相比,有些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在日本宫崎县内的一条河上有一处瀑布,在瀑布后面的岩石上,住着水獭母子俩。这就是我们要讲的故事的主角。

  水獭妈妈已经上了年纪,身体也比其它水獭大出一倍。小水獭刚出生不久,最近刚刚学走路。

  水獭妈妈靠在瀑布边抓些鱼或到农村住家抓些小鸡来喂养孩子。一天夜里,水獭妈妈和平常一样,出去捕食。它在河岸边的草地上刚走两三步,就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儿。那是一只小鸡在啾啾地叫唤。水獭妈妈像蛇一样,悄悄地藏进草丛里。小鸡一边扑打着翅膀,一边叫着,在一点点地向它走近。

  水獭妈妈把头顶在地上,正准备扑出去,忽然从旁边飘来一股讨厌的气味。那是人和铁器的味道。这铁器,就是人们所说的枪管儿,或是捕兽器上的铁夹之类。

  再闻闻,气味是从小鸡旁边发出来的。上了年纪的水獭妈妈露出一排白牙,气得呜呜直叫。它在犹豫,是扑去抓住香嫩的小鸡,还是远远躲开铁器和人类的气味?凭它多年的经验知道,无论如何,必须首先远远地躲开铁器和人类,想到这儿,它一步一步向后退。

  正在这当儿,小水獭跟上来了。小水獭特别贪嘴,怎么喂它,它都嫌不够,总吵闹着肚子饿,整天想着吃香喷喷的小鸡。至于什么人类的气味儿,铁的气味儿,它根本不明白。它从后面瞄准小鸡,忽地扑了过去。这时,水獭妈妈一点也没敢大意。待小水獭一跳起来,还没接近小鸡时,它一口叼住小水獭的脖子。在空中转了一圈儿。就在这时,只听“啪”地一声,不知什么东西响了一下。随着响声,老水獭呜呜地哀叫起来。原来,它的尾巴,被人埋设的夹子夹住了。因为在旋转的时候,它那长长的尾巴触到了小鸡的身上。老水獭知道,它被猎人布下的铁夹子夹住了。这该死的小鸡,是猎人的诱饵啊。

  老水獭想摆脱尾巴上这可恶的铁夹子,它有的是力气,平时,就连三米高的断崖,一蹿也能上去,现在,它一弓腰,往上一跳,结果适得其反,它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,从头到脚沾满了沙子。

  它又试着用锋利的牙齿去咬那个东西。可是,那是个铁夹子,只听见“嘎吱”一声,毫不管用。

  小水獭知道自己闯了祸,钻进附近的岩石下面。过了一会儿,又钻出来左右张望。它也许是明白了身边发生的事情,急得在水獭妈妈的四周团团乱转,还发出叽叽的哀鸣。

  老水獭知道,在这种场合,越大声吵闹,危险性越大。于是,它皱起鼻子,喉咙里呻吟着,算是警告小水獭安静一点。

  然而,这时的小水獭什么也不顾了。它像个不懂事的孩子,“叽、叽、叽叽”叫个不停。叫声使老水獭心烦。最后,它开始发疯似地挣扎起来,它一次又一次地跳,蹦,但每一次整个身上的骨头都被摔得咯吱咯吱响。

  突然,老水獭出于本能,感到又有一种危险在向它们靠拢。它发出“唧唧”的警告声。小水獭立刻爬起身,又钻进刚才的岩石下面。

  一点响声没有。在月光中,一个黑乎乎的东西“唰”地飞来。啊,那是一只大枭鸟。

  枭鸟忽地一个俯冲,直奔老水獭扑过来。如果换其它的小动物,这下准会没命的。可水獭在动物中,其敏捷程度堪称第一。尽管它尾巴被夹着,仍然以惊人的速度,把身体滚到一边去了。

  枭鸟见没扑到,显然生气了。它“嘎”地大叫一声,张开大嘴巴,又一次猛扑过来。

  这一次,老水獭又巧妙地躲了过去。可是枭鸟的硬嘴却叼到了水獭被夹住的尾巴。水獭的尾巴”噗”地一声,从夹子上断了下来。——这下,可救了水獭。

  老水獭忍着剧痛,抓住这一瞬间,像闪电一样跳起来,“扑通”一声,扎进上堤后边的河水中去了。

  老水獭吃了这番大苦头,它知道,要在瀑布附近呆下去,危险可更多了,它不得不带着小水獭离开这个住处。对水獭来说除非养育孩子,它们平时从不在同一个地方长时间地栖身。它们到各地漂泊,这是水獭家族的传统。

  水獭妈妈领着小水獭,沿着河水,往下游游过去。游了五六天,一直游到大海边。

  这里是一个伸进陆地的海湾,静静的水浪,哗啦晔啦地冲刷着沙滩。水獭妈妈试着上沙滩跑了一圈。然而,不知为什么,这里同样到处充满了人类的气味儿,至今为止,它从未闻到过有这样浓烈气味的地方。年老的水獭用它那黑亮的眼睛朝四周张里了一会儿,它发现在水面的远方,有一个小岛,于是,它就决定,渡水到那个海岛上去。

  这个岛上无人居住,到处是光秃秃的岩石。它们在一处岩洞中寻到了栖身的场所。这里除了潮水味儿之外,没有一点人类的味儿。老水獭对这个地方非常满意。

  退潮时,水獭母子俩并肩来到海滩上,拣食遍地都是的海贝。对于水獭这种动物,无论小鸟还是昆虫、鱼类,都可以作为食物,所以它们才能生存下来。

  这里的确成了它们最理想的住处。它们原想在这儿住一个时期。然而,一天清晨,一阵“砰砰砰”的枪声打破了它们的这一美梦。这伦声震得它们身子直发抖。而且从那以后,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这种声音。时间已经进入狩猎季节。这座小岛的附近,每年都飞来成群成群的海鸟,所以猎人一批一批地开始向这里涌来。它们不能再在这儿呆下去了,于是,老水獭又决定离开这座小岛。

  水獭母子住过田野,住过山脚,经过长时间的旅行后,又回到了宫崎县内的那条河里。河的两岸被连日来的大雪覆盖,发出刺眼的白光,俨然像两堵冰墙。在冰墙中间,清澈的河水在不停地流淌,曲曲弯弯伸向远方。

  往上游,再往上游,水獭母子顺着河岸,走了一天又一天,终于来到一个满满的水池旁边。只听见有“扑通、扑通”的奇怪声音。老水獭把两只前爪搭在一块小岩石上,朝前边望了望,然后发出“叽叽。叽叽”的叫声。

  这水池旁边,有一条缓缓的坡道,一直伸向水池。在坡道上,积着厚厚的一层雪。看来这坡道是人们开山运石头,把半个山头削了,留下这一段斜坡,如今荒废了,没人再来过。现在成了水獭们玩耍的好场所。

  大约有十五六只水獭集中在这个“滑雪场”,轮番往下溜。老水獭和它的孩子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玩起来。

  就在水獭们玩得兴高采烈的当儿,在远离斜坡的松林里,有两个身披白外套的人,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,他们在盯着这个场面。这一老一少,是从外地到山里来打猎的。今天,他们没有碰到兔子野鸡之类,正巧碰上了这群水獭。对他俩来说,不管什么,只要是野物就行。于是,他们举起了猎枪,扣动了扳机。“砰,砰”,正当老水獭和小水獭开始下滑时,从两支枪口喷出了火星,水獭们一齐扎进池中,在深深的水底消失了。

  “叽叽、叽叽”,水獭在哀鸣。小水獭的一条腿被打中了。两个猎人放出猎狗。小水獭想逃进水池,结果没成功。前面的路被猎狗堵住了,它只好拖着一条受伤的腿往后退,钻进旁边的岩石下面的洞里。

  猎人跑过来。他们摘下身上的铁锹,不停地向岩石下挖去。他们挖出松土和冰碴,终于将小水獭抓了出来。但这只小水獭由于天生的本能,仰面朝天,佯装死去了。这两个猎人也许见过这种把戏,他们笑道:“这个小崽子,还想来骗我们!”

  猎人们说完,一阵哈哈大笑。那年轻的猎人用脚踢着小水獭,小家伙被踢得在地上滚了两圈儿。可它仍然一动不动。不知道真相的人还以为它真的死了呢,它装得可逼真了。

  两个人又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哈哈大笑起来。“这小东西装得倒挺像哩!”就在这个人眯着眼哈哈大笑时,随着一阵水响,老水獭跳到两个人中间,一口衔住小水獭的脖颈,就想往回跑。但是,一下子没有跳到水池里。

  两个猎人措手不及,一定神才明白眼前发生的事。年轻猎人抬枪瞄准了它们,刚想扣动扳机,年老的猎人却把他推开了。“砰,砰,砰,”子弹朝着另外的方向射了出去。就趁这机会,老水獭“扑通”一声,跳进水池里,母子俩逃走了。

  那位年纪稍长的猎人笑笑,“为什么?待你到我这把年纪,也许会明白的。——走吧!看到刚刚这一幕,我空手回去也值得!”

  母爱是伟大的,但在异类动物之间疼爱别人的孩子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但在内蒙古阿左旗却出现了这样两件怪事:一只哈巴狗心甘情愿地奶着一只猫宝宝;一只失去母爱的梅花鹿幸福地找到一只羊妈妈。

  在阿左旗巴彦浩特居民司明军家中,一只黑头白身哈巴狗奶着一只白色猫宝宝。据司明军的爱人称,她家的哈巴狗才一岁多,从没生过狗,家人取名为豆豆。这只白色猫宝宝

  从别人家抓来时才出生20多天。当时,为了奶这个不足月的猫宝宝,主人用牛奶、奶粉等喂养。也许是同在屋檐下的原故,没多久这两只颜色相近的小动物就玩在了一起。玩着玩着还玩出感情来了,猫宝宝主动向小狗寻起奶来。当时只是玩,没几天却真吮吸出奶来,只要猫宝宝饿了,狗妈妈随时喂奶。现在,经过狗妈妈一个多月的精心哺乳,猫宝宝一天天健康长大。

  无独有偶,在阿左旗贺兰山哈拉乌护林站上也有类似一件事。今年6月,护林员上贺兰山巡山时,无意中发现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梅花鹿,小鹿找不到妈妈,饿得已站不起来。护林员将这只梅花鹿带回站里,买牛奶、奶粉等喂养,但小鹿还是不能站立。无奈,护林员特意买来一只奶羊,一见到羊妈妈,小梅花鹿来了兴趣。经过羊妈妈两个多月的喂养,现在小鹿不仅欢蹦乱跳,个头还超过了羊妈妈,但羊妈妈走到哪,小鹿都寸步不离。

  母爱是伟大的,但在异类动物之间疼爱别人的孩子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但在内蒙古阿左旗却出现了这样两件怪事:一只哈巴狗心甘情愿地奶着一只猫宝宝;一只失去母爱的梅花鹿幸福地找到一只羊妈妈。

  在阿左旗巴彦浩特居民司明军家中,一只黑头白身哈巴狗奶着一只白色猫宝宝。据司明军的爱人称,她家的哈巴狗才一岁多,从没生过狗,家人取名为豆豆。这只白色猫宝宝

  从别人家抓来时才出生20多天。当时,为了奶这个不足月的猫宝宝,主人用牛奶、奶粉等喂养。也许是同在屋檐下的原故,没多久这两只颜色相近的小动物就玩在了一起。玩着玩着还玩出感情来了,猫宝宝主动向小狗寻起奶来。当时只是玩,没几天却真吮吸出奶来,只要猫宝宝饿了,狗妈妈随时喂奶。现在,经过狗妈妈一个多月的精心哺乳,猫宝宝一天天健康长大。

  无独有偶,在阿左旗贺兰山哈拉乌护林站上也有类似一件事。今年6月,护林员上贺兰山巡山时,无意中发现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梅花鹿,小鹿找不到妈妈,饿得已站不起来。护林员将这只梅花鹿带回站里,买牛奶、奶粉等喂养,但小鹿还是不能站立。无奈,护林员特意买来一只奶羊,一见到羊妈妈,小梅花鹿来了兴趣。经过羊妈妈两个多月的喂养,现在小鹿不仅欢蹦乱跳,个头还超过了羊妈妈,但羊妈妈走到哪,小鹿都寸步不离。

您的项目需求

*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。